欢迎光临梧州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1副本.jpg
您的位置:梧州新闻网 > 新闻

校园“求美”群体壮大 整容成孩子的“开学礼物”? 车辆抵押贷款“套路”深 男子抵押车辆不翼而飞

    来源:ht911.com.cn梧州日报
2020-1-27

  全身麻醉1分钟尤美就睡了过去。6个小时后醒来她看见医生身上与手术围布上全是血然后听见妈妈哭着说:“ 效果图非常漂亮。”

  尤美安心了。她终于摆脱了肿眼泡、单眼皮、塌鼻梁与双下巴在大学二年级时用手术刀塑造出了人生的新起点。

  事实上有不少学生都像尤美一样试图在整容之路上寻求“蜕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日面向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与少量应届毕业生所做的问卷检查显示911位受访者中6.81%接受过整容手术而没有做过整容手术的受访者中30.74%表示有整容意向。

  校园“求美”群体的不断壮大折射出社会审美观念的转变。整容从“不光彩”变得“无可厚非”不仅是年轻人不少70后父母也在为孩子的“求美”行为提供精神与物质捧场还有人把整容当作给孩子的“开学礼物”。

  求美

  “是什么让你确定整容?”

  “丑。”尤美只说了一个字。就读于四川某高校行政管理专业的尤美“个子高前凸后翘”崇尚欧美嘻哈风。

  “别人一直说我漂亮其实那都是化妆化的我底子很差。” 她可以熟练运用双眼皮贴、粗眼线与层层眼影来弥补肿眼泡与单眼皮但塌鼻梁始终如鲠在喉她觉得“怎么整都比我自我的好”。

  整容这件事已经在尤美心头萦绕了好几年她成功说服了母亲但无论如何说不动父亲。她与妈妈确定先瞒着爸爸尝试眼综合、鼻综合与下巴吸脂三大整容项目。

  尤美选择的是表姐亲戚创办的一家高端私立美容整形医院“自我人不会坑”“弄坏了我爸妈会跟他们没完”。她觉得:“公立医院不如私立医院审美好公立医院的不是专业的医美人员做不到私立医院那种精致程度。”

  对于整容这件事尤美只关心“变美”的部分至于价格、方案细节与风险她交由妈妈与表姐全权处理总费用“应该是将近7万元折后5万元”。

  但手术台只能自我上。割双眼皮时局部麻醉的效果渐渐褪去尤美感觉“手术刀一直划、一直划真的很痛”。19年之前她的身体没有过比这更难受的经历了。不过很快她对难受的认知就被隆鼻与吸脂手术刷新了。

  医生建议假如想做成网红那种“完美的鼻子”就需要取肋软骨来隆鼻尤美没同意“怕整成阿凡达” 。她选择的是耳软骨与假体填充隆鼻在全身麻醉之后先取出耳部软骨随后在鼻部填充假体最后“把耳软骨装进鼻子里”。

  这种取身体其他部位软骨隆鼻的技术正当红因此有人调侃说“隆过鼻的人从此都没有了软肋”。这句话字面意思虽不精准却高度传神地描述出了求美者的坚强程度。

  术后尤美被推出手术室时看见妈妈眼里满是心疼的泪她猜想可能是医生与自我身上的血迹刺激到了母亲“应该是有点大出血”但她欣慰的是效果非常喜人。

  恢复期尤美耳部的创伤、地心引力给鼻子带来的下坠感以及吸脂的针孔激活了整张脸的痛感一直折磨着她但她为保证效果坚决不吃止痛药。尤美爸爸始终没有对她的整容发表半句评论“就像这件事根本没发生过”。

  但父亲的表现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7天出门10天上妆”尤美变成了自我喜欢的样子。她发朋友圈将整容的事昭告天下妈妈也自豪地转发了女儿的最新美照周围同学都说“她变好看了”。尤美觉得:“只要往好的方向走大家都不会说什么。”

  在记者采访的十几位校园求美者中尤美的整容体验颇具代表性。母亲通常扮演“比较开明”的角色。

  河北某高校国际贸易专业的大二男生洪书也是先得到了母亲的捧场再“让妈妈去与爸爸谈”。不过对于整容本身洪书的观点却与尤美大相径庭。

  记者见到洪书时他的双眼皮已经恢复得宛若天生。谈到很多人都像尤美一样青睐私立整形机构他立刻皱起眉头说:“怎么可能去那些机构做呢?收费高、风险大万一需要理赔他们就会百般推脱甚至威胁患者这种报道很多啊!”

  洪书“官方身高170”有轻微重唇畸形也是肿眼泡、单眼皮。上了大学他意识到“自我重建”迫在眉睫便选择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做了重唇矫正与双眼皮切开手术。

  但洪书似乎并没有期待整容给自我带来多大好处“这只是自我建设的环节之一一个不太重要的环节”。除此之外他还练出了六块腹肌正在通过去咖啡厅画画、参加书友会与写点小文章全面塑造自我。“上大学了我不想还是原来的样子。”他说。

  北京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疗美容科主任赵红艺很能理解洪书的心情。他分析学生选择整容往往与他们面临升学、就业等压力有关“大家都想以更好的面貌迎接新环境”。

  而且赵红艺注意到近年来高中毕业生整容的案例越来越多。“作为开学礼物”有的妈妈主动建议给高考完的女儿割双眼皮。

  冒险

  “一般大三、大四或研究生对父母的依赖就比较弱了通常都是独自或朋友陪同就医。”赵红艺印象中校园求美者大多数人都比较理性但对整容风险的认知还有待提高。

  市场环境时刻考验着他们的判断力而涉世未深的校园求美者时常身涉险境却不自知。

  江苏某高校环境科学专业学生李琳琳隐约感觉对自我的隆鼻体验不满意。但她可能至今都不清楚曾信任的那位“大概有资格证”的医生的操作存在多少隐患。

  上个寒假李琳琳前往一个“信任的工作室”打瘦脸针医生见她鼻子“凹凸不平”便主动推荐用“线雕”加“大分子玻尿酸”为她塑造一个好看的鼻子。“她说可以优惠。” 李琳琳之前没了解过线雕技术但心动了。

  工作室位于某住宅楼内“面积大概有100平方米被隔成几间屋子”。这位医生作为唯一的工作人员独自完成了手术的全部步骤。李琳琳躺在工作台上先打玻尿酸针头从鼻尖一直上行到山根处她疼得一直问还要多久医生对她说:“你不要紧张不然会影响我发挥。” 随后开始操作埋线“医生不停询问我的感觉怕这个线穿到口腔里” 。

  对比赵红艺介绍的手术流程记者发现该医生的操作隐患重重。赵红艺表示术前要核对药品名称、剂量、浓度、保质期等信息至少两个人才能完成核对并确保无误。另外原则上手术中需要操作者与巡回护士相互配合分别进行有菌区与无菌区的操作“假如一个人都操作了那无菌区不是也被污染了”?

  而与李琳琳面临的隐患相比北京某民办大学英语专业学生徐静的遭遇要更加不幸。

  她的班主任刘云告诉记者前不久徐静被“一个认识的大姐”带到外省某整形机构做双眼皮切开手术“切完医生不让下手术台非要给再做个鼻子最后要了三四万元”。

  “她本来也不是非要整容但是这个大姐三天两头请她吃饭给她买去做手术的火车票还替她刷信用卡。这孩子不好意思就做了。” 刘云说“她不敢告诉父母让哥哥还了债。现在她的心理状态极不稳定跟我说特别后悔。”

  事实上李琳琳与徐静所遇到的市场风险仅仅是需要警惕的问题之一假如对手术本身伴随的风险缺乏深入的认识校园求美者们同样没办法对自我的身体负责。

  例如空军总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田燕接受采访时表示大家都知道“微整形风险小”却不一定清楚“所有的注射微整形项目都有过敏性休克的风险”。

  “另外注射时注射物有可能会被打进血管里形成人为的血栓。而血管是相通的举例来说假如是填充太阳穴部位注射物可能会随着血管流入脑中造成语言功能或者肢体活动障碍;假如是填鼻唇沟可能会流入眼睛造成失明。”田燕补充说。

  再如赵红艺介绍大家都知道整形手术中的全身麻醉通常“只需要浅层的静脉麻醉”却不清楚“这种静脉全麻需要麻醉师对药量有精准的控制药物过量可以导致呼吸抑制引发窒息缺氧甚至死亡”。

  天坛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阚清则举例说:“在常见的吸脂手术中假如麻醉师操作出现问题就可能导致脂肪栓塞危及生命。因此机构与医生的资质非常重要。”

  审视

  几位医生都表示“无知无畏”的情况确实不少见不过赵红艺还特别指出有一些求美者为了追求美而“甘冒风险”。

  某整形交流微信群群主月月就淡定地对记者说:“风险我都了解整容是我自愿的。”

  她大学毕业时“先打玻尿酸垫鼻子觉得不够又填充了全脸还是不够就开始动刀M唇、眼睑下至、眼综合、鼻综合、颧骨内推除了下巴没动过哪儿都整过”。

  “为整容冒这么多险值得吗?”常常有人这样问。月月说:“我从小就想让大家都喜欢我可能有点自卑吧。整容让我有了一些底气。”

  事实上求美者、美容整形从业者、研究者、旁观者都在探讨整容行为背后的合理解释。

  记者针对校园群体所做的问卷检查显示有整容经历的受访者中64.52%的人认为整容让自我的心态更加自信与乐观。整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抗自卑这或许是其最显而易见的好处之一。

  不过对抗自卑只是一部分求美者的诉求。有研究表明女性整容的动机与诉求可以分为遭遇“歧视”寻求自信型、前卫消费自我满足型、利益推动型以及危机促动型。

  而结合社会环境与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些直接诉求的背后还有更值得审视的深层意义。

  作为一名从业23年的整形外科医生赵红艺感到物质水平的提高、精神需求的增加、市场引导以及政府政策扶持都是使整容蓬勃发展的推手。问卷检查显示56.86%的受访学生表示身边有整容的朋友。

  整容的社会接受度越来越高。问卷显示80.13%的受访者表示能够接受他人进行皮肤微整形、71.46%能够接受他人进行面部局部整形手术。

  在这种环境中赵红艺认为校园学生群体因为消费靠父母支撑自我意识不断觉醒自身发展面临着升学、就业等竞争压力审美与文化认知受流行文化影响明显等原因对“美”有了更高的追求成为整容的践行者。

  诚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美”究竟是什么?

  尤美觉得现在的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加上欧美妆容与嘻哈装扮就很符合自我的审美。整容后她很快就有了新的追求者她笃信:“你的美是天生长出来的还是后天整出来的不重要只要你好看就深得人心。”

  但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记者走访校园时多位学生表示提起美首先想到的是“干净”“有气质”“最开始可能会注意颜值但长时间相处主要还是看内在。”

  一位接受采访的心理学教授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求美无可厚非。但不应局限于追求外表加强内在修养才是长久之计。”

  动过无数刀的“整容达人”月月现在很认同这种观点。她已经获得了“网红脸”但“还是很自卑”她说:“我不想再通过整容而是希望通过提升内在来改变自我。”

  (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记者 张茜 实习生 杜鹃)

  犯罪嫌疑人与车主签订抵押贷款合同暗藏重重陷阱;之后通过不收车主利息等方式制造车主“违约”将车开走卖掉——

  车辆抵押贷款“法则”深

  韦贵莲

  抵押贷款广告做到地铁上

  程阳阳是一位在上海自主创业的小伙子多年来兢兢业业生意红火在上海市内环买了大平层住宅车子也更新换代为卡迪拉克汽车。2016年5月程阳阳公司财务人员将公司款项洗劫一空携款逃跑。公司遭受灭顶之灾资金一下子捉襟见肘。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201/f44d3075897a1bdca80d21.jpg

  嫌疑人供述一般情况下他会在车辆上装两个GPS这样即便车主拆除一个还有一个可用他还能找到车辆

  程阳阳本想通过贷款方式渡过难关但找了几家银行都因为不符合贷款政策吃了“闭门羹”。他又找朋友王志帮忙找小额公司借款利息接近2分超出心理预期。

  2016年6月的一天王志乘坐上海地铁2号线一条醒目的电子滚动广告映入眼帘“车辆抵押低息贷款”。王志拍下相片马上与贷款公司联系得知对方叫财庆金融公司可以为车辆做抵押贷款利息1分。

  出于对朋友负责王志第二天特意到财庆金融公司去“踩点”咨询车辆抵押贷款的事情。当时财庆金融公司前台人员告诉他可以做上门服务对车辆做评估评估完成之后即可做抵押利息不到1分。王志立即打电话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程阳阳。

  正在为资金周转急得焦头烂额的程阳阳接到王志的电话精神为之一振连忙与财庆金融公司联系。双方商定3天后财庆公司派人上门服务为车辆做评估。

  抵押车辆不翼而飞

  2016年6月22日一个自称名叫蔡真的人上门找到程阳阳自我介绍是财庆公司的评估师。他绕着凯迪拉克车观察了一会儿告诉程阳阳这部车子可以抵押贷款8万元。

  随后蔡真向程阳阳出示三份材料:一份借款合同一份车辆借款估价单一份委托合同。借款合同上写明程阳阳用车辆抵押给对方公司从对方公司借款人民币8万元月息为1分借款期限为6个月至2017年1月15日止;还款方式为每月支付利息到期后一次性偿还本金。第二份车辆借款估价单上显示车辆评估价为人民币8万元。合同上用一行小字注明了违约条款在甲方认为该车辆存在灭失风险或逾期行为将危害其资金安全或GPS异常等情况财庆公司有权对该车辆变卖实现抵押权。第三份委托书载明程阳阳委托对方公司到车牌所在地办理车辆抵押盖抵押章的相关事宜。

  程阳阳在经营公司上经验丰富但是对于抵押合同却是门外汉。他没有仔细浏览合同条款也没有详细询问就按照蔡真的要求签了字。

  蔡真对程阳阳说按照公司规定抵押车辆需要加装GPS定位便于贷款公司实时了解车子的动向并要程阳阳回避。半个小时后车子GPS定位系统安装完毕。

  蔡真告诉程阳阳合同拿回去盖章后快递寄给他并要求程阳阳把备用钥匙、车辆行驶证、身份证、保险单等相关证件的原件交给他保管。之后蔡真往程阳阳的银行账户上打了8万元。

  7月26日15时程阳阳在外面办完事情发现停在徐泾镇育才路车位上的凯迪拉克车不见了。程阳阳以为是被偷了要报案时突然想起车子的备用钥匙在蔡真处是不是他开走的?

  电话联系不上蔡真程阳阳喊上王志赶到财庆金融公司蔡真不在公司里的人也联系不上他。就在程阳阳与王志坐地铁返回的路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凯迪拉克车子的GPS出现异常在我这里做检测好了之后还给你。”对方口气很委婉。又过了一会儿程阳阳接到另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车子在我这里你想要的话就准备12万来开回这辆车。”

  程阳阳连忙报警。

  “收车”理由各不同

  无独有偶葛晓晓也遭遇了这样的烦心事。2016年5月31日葛晓晓想扩大公司经营急需资金周转想办抵押贷款。蔡真与葛晓晓商谈了抵押贷款的具体事宜。

  当时谈好葛晓晓名下的一辆帕萨特轿车抵押给对方抵押款10万元需要一次性支付1200元GPS安装费2000元手续费以及每半个月的利息1000元共需支付3个月6000元利息。

  蔡真打了10万元到葛晓晓的账户上。钱到账后葛晓晓加了蔡真的微信账号支付了GPS费用与手续费、第一期利息1000元并与蔡真约定好每次支付利息都用微信支付支付时间为每个月的15日与30日之前。

  2016年6月14日下午葛晓晓通过微信支付了第二期的利息1000元到蔡真的微信上但不知为什么蔡真没有收款。下午3时许葛晓晓打电话给蔡真让他收下钱。蔡真答复说知道了但仍一直没收。第二天1000元被退回到葛晓晓的账户里。葛晓晓再次发送1000元到蔡真的微信账户但对方拒接电话也不收钱。

  两天后也就是6月16日早上7时许葛晓晓发现停放在家附近的帕萨特轿车不见了。葛晓晓马上联系蔡真电话还是打不通。下午一个叫蒋龙腾的男子打电话联系葛晓晓说车子现在他手上因为葛晓晓违约了蔡真委托他全权处理这件事。蒋龙腾让葛晓晓给他16万元钱“赎回”那辆帕萨特轿车。

  2016年6月30日葛晓晓得知车子已经被过户给第三人了之后就再也联系不到蔡真了。

  被害人颜平的车被开走蔡真给出的理由更加奇葩。颜平的宝马7系车子使用了1年车子崭新保险手续齐全。因公司资金周转困难他在朋友圈咨询小额贷款的事情。2016年7月15日蔡真找上门来表示可以做汽车抵押短期贷款。颜平同意晚上8点与蔡真看好车并签好合同蔡真提出要在车上装GPS并让他回避以防被车主看见拆掉。于是颜平按他们的要求走到马路拐角刚点了根烟抽了几口大概也就二三分钟回头一看发现车不见了。

  颜平打电话问怎么回事蔡真说这辆车没有办理保险手续是骗贷让颜平去安徽找他。颜平立即报警。

  “收走”的车转手卖掉了

  蔡真将这些车子弄到哪里去了呢?警方侦查发现蔡真将抵押的车辆卖给上海瑞闻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提起蔡真瑞闻公司的人都认识。据他们介绍2016年到2017年间蔡真做二手车生意经常来这里卖车。有些车是他本人来卖的有些车子是他朋友来卖的但钱都打到蔡真个人账户。瑞闻公司看到车辆手续齐全有委托文书就收购了车辆之后将车子转手卖掉赚取差价。

  上海合灵设备公司也证实自2016年以来蔡真在其公司购买GPS设备14台。据负责人介绍车载GPS分有线与无线两种有线GPS在电线损坏、车辆维修断电、人为拆除等情况下都会报警;无线GPS可用胶带或吸铁石等方式安装在车辆任何位置是光感报警当无线GPS接触到光源就会触发警报。

  被抓获后的蔡真供述一般情况下他会在车辆上装2个GPS这样即便车主拆除一个还有一个可用他还能找到车辆。

  据查自2016年下半年起犯罪嫌疑人蔡真等人采用给车辆抵押贷款的方式非法将十余辆车转卖数额巨大。

  抵押贷款“法则”深

  蔡真与被害人签订的合同看似贷款合同其中却设置了重重陷阱。办案检察官分析了诸多异常细节。

  收取车辆证书的原件。办理车辆抵押贷款时被害人以车辆作为抵押物与蔡真签订车辆抵押合同、借款合同、委托书等书面材料。嫌疑人以用于办理抵押手续或审批贷款手续为由向被害人收取行驶证、保险单据、车辆购置原始发票及身份证原件且再未归还。一般情况下原件应由本人持有如需查看原件与复印件核对后应当收取复印件。蔡真收取上述材料是为后续将车辆进行转卖提供便利。

  车辆抵押合同有意写入违反现行法律的条款。合同中约定借款人违约时蔡真有权变卖车辆实现抵押权。而根据物权法规定抵押权人在债务期届满前不得与抵押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抵押权人可以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抵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未达成协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拍卖、变卖抵押财产。蔡真与被害人所签订的车辆抵押合同中含有违反法律规定的条款依据该条款出售抵押财产的做法没有法律依据且明显损害被害人的利益系为占有被害人的抵押财产而故意设置该条款。

  故意创设被害人违约机会。蔡真以GPS出现异常需要检测或被害人逾期付款或车辆无保险是骗贷等理由擅自将被害人的车辆开走并作处分这些理由都是嫌疑人刻意编造究其根本是蔡真利用合同中所约定的不合法、不合理的条款肆意认定对方违约并规避法律责任显示其非法占有被害人抵押财产的真实意图。

  要求花钱赎车凸显非法占有目的。嫌疑人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开走车辆事后让他们用远高于贷款的钱来赎车获取数万元至十余万元不等的差价牟利意图明显暴露了蔡真等人以签订车辆抵押贷款合同为幌子有法则地非法占有被害人财产的目的。

  犯罪团伙分工合作。根据多名被害人的指认几名男子帮助蔡真实施诈骗活动多人存在往来频繁的金额上万元的买卖记录可以认定这是一个由蔡真为主犯多人分工合作的作案团伙。

  2018年1月8日犯罪嫌疑人蔡真以涉嫌诈骗罪被移送至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对其他嫌疑人的追捕也在进行中。

  (文中除嫌疑人外均为化名)

彩名堂 http://www.cqycms.com

本网推荐

点击排行

推荐图片

  • 甚至让用户对公众号形成依赖甚至让用户对公众号形成依赖
  • 19岁少女宫外孕做人流 喊3男友共同为其手术埋单19岁少女宫外孕做人流 喊3男友共同为其手术埋单
  • 人民日报连发四文 呼吁抵制“标题党”人民日报连发四文 呼吁抵制“标题党”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新闻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13]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336号
Copyright © 2003-2014 梧州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